麥向幸福 | 杜楠:90后冒險家與野心家

慧聰工程機械網   2021-11-17 18:27   來源:愛科中國

用近1年的時間考察市場,研究對比各品牌產品的特點;有著10多年農機的經歷,如今擁有一只戰斗力不俗的作業隊,可以跨區大半個中國回收秸稈,使之變廢為寶。這就是帶領小伙伴們一起走南闖北的“90后”新疆阿克蘇小伙子杜楠。

2020年10月,杜楠購入了1臺麥賽福格森MF 2270XD大方捆打捆機,之后該產品逐漸成為了他們作業隊的中堅力量。2021年5月,杜楠又提走了屬于自己的一臺MF 2704拖拉機和一臺MF 2270XD打捆機。

從擁有第1臺自己的農機設備起,杜楠就一直和小伙伴們忙著南下安徽、北上黑龍江。中間只回過2次家,這第2次就是這次與我們的訪談,匆匆回家也是為了簽訂作業合同。在接受完采訪之后,他還要連夜穿越美麗的獨庫公路,從阿克蘇趕回800多公里外的察布查爾作業地。

杜楠現在很少自己駕駛拖拉機,而是將重心轉向業務聯系、合同簽訂、貨款收取等管理性工作。長期雇傭的5個駕駛員也都是年輕人,分別來自于黑龍江和寧夏。

是什么讓這樣一群小伙子凝聚在一起,駕駛麥賽福格森拖拉機和打捆機跨越全國70多個城市作業呢?

賺錢利器在手,實現夢想有保障

杜楠十五六歲起就開始在秋季農忙時幫父親駕駛收獲機收割作物。不過,杜楠并不喜歡同父親一樣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里的這種一成不變的農機作業方式,有著“90后”叛逆反骨心理的他更喜歡走南闖北,更具挑戰性,更加自由。

出于對農機的喜愛,杜楠選擇子承父業繼續留在農機行業。擁有敏銳市場嗅覺的他,2018年便開始尋找更加契合自己的農機,通過多方比較,最終杜楠通過融資的方式選擇了麥賽福格森高密度大方捆打捆機。兩年購置3臺價值不菲的機器,額外雇傭5名駕駛員,每人3萬元保底工資;將打捆機從新疆運送到安徽作業,機具運費以及燃油、住宿、保養等等這些大額開銷,都沒有給杜楠造成任何還貸壓力。相反他干勁十足,杜楠表示擁有MF

2704拖拉機和MF 2270XD大方捆打捆機這樣一套設備就足以讓他的作業隊聲名赫赫,訂單不斷。

粗略計算,以安徽作業季10天計算,每天工作8~10小時,一天就可以完成1000捆左右的作業量。2臺MF

2270XD僅在安徽10天就可以完成2萬包的工作量,掙60萬~70萬元。這樣的作業效益,更是印證了時間就是金錢這句至理名言。

能省錢的機器,效率更高

杜楠團隊的運營模式并不是簡單的掙取作業費,而是能提供摟草、打捆、裝車這一條龍服務,與用戶簽訂的也是收購秸稈、飼草的業務合同。據他介紹,在當地擁有這種運營模式的車隊相對比較少的,市場上少有競爭力。

作業效率是賺錢的基礎,而低故障率則是車隊征戰各地的殺手锏。2020年在湖北麥城,杜楠零故障的麥賽福格森打捆機,每天可輕松完成1000捆的打捆任務。一起作業的其他機器,不是趕不上這個速度,就是因為故障而無法連續正常的作業。也因此僅2020年,經杜楠介紹售出的麥賽福格森拖拉機和打捆機就有四五臺之量。

不過杜楠也會憂心地說,作業過程中也還是存在風險的,這主要源自駕駛員的操作。再好的機具也是死的,如果人為操作出現問題也還是使機器出現一些難以維修的故障,所以杜楠更偏向于出高工資從各地聘請經驗豐富的駕駛員。

舍得投入好設備,才是致勝的關鍵

杜楠這個跨區作業隊設備中高密度成捆的MF 2270XD,在打捆及運輸方面的優勢格外明顯。團隊進行打捆作業的主要對象為水稻、玉米、小麥、大豆、油菜、棉花秸稈,此外還有苜蓿和麥草。而其中,玉米秸稈打捆占據全部作業量的近70%。單個草捆質量在350千克左右,同等草捆體積的情況下,高密度草捆意味著更高效的運輸,自然更利于提高飼草經營的利潤。

當被問及今后有什么進一步打算的時候,杜楠興奮地說,他已經看上了比MF 2270XD打捆密度還要高的MF

2370打捆機,期待未來能夠引進中國市場。他還半開玩笑地說,麥賽福格森的機器確實很省油。只要機器一開起來,一臺車一年能省下幾萬塊錢的油錢,就當是額外福利了。

這就是拒絕“躺平”選擇“折騰”的新一代農機人,杜楠和他的小伙伴們懷揣夢想,跨越大半個中國,麥賽福格森助他們 “機器一開,無憂賺錢、賺錢無憂”。

免責聲明: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同時本網原創文章,歡迎您轉載并標明出處,謝謝!

掃一掃關注
工程機械內幕

機主幫

0
巨乳动漫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